本溪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诸天帝道 第六十二章 亲切感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9:09 编辑:笔名

诸天帝道 第六十二章 亲切感

萧莫两对人马没有在洗剑池边停留太久的时间,匆匆停留了一些时间,很快就先后拔营离开,通报上山去了。

帝皓继续坐在洗剑池边。

不知道何时,远处的树林边的大陆上,竟然出现了一团奇怪的黑影,缓慢地朝这边靠近。

那是一个瘦弱踉跄的身影,似乎是已经快逃脱力,跌跌撞撞极为缓慢但是却坚定地朝着洗剑池的方向走来。

稍微近了一点之后,才能看清,原来这身影是一个大约十四岁左右的瘦弱少年。

他身上的粗布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被荆棘划成了条状,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沾满了污垢,沁出了血迹也是一片乌黑暗红,头发像是茅草一样乱糟糟地结在一起,过于瘦弱的胳膊和小腿裸露在外,黝黑的皮肤表面,布满了各种细碎的伤痕。

这神秘少年背上背着一个大竹筐。

筐子上面盖着一块破布,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看起来颇为沉重。

他的脚步踉踉跄跄,还赤着脚,精神似乎已经有点儿萎靡了,走路也是摇摇晃晃,踩着滚烫的沙石,一步一步像是背负着一座巨山一般。唯有乱发掩盖之下露出的一双眸子,明亮如同暗夜星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仿佛让一看,就会心碎陶醉。

“水……水……”

当看到洗剑池,这黝黑少年精神一振,加快了脚步,跌跌撞撞地冲过来。

等好不容易到了池边的时候,他显然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小心翼翼地将筐子卸下来放在池边,想要跪在地上双手掬起清澈的池水,一股阻力将她逼开。

“这里有封印,而且里面也不是水,喝这个吧!”帝皓站了出来,伸手递出一个葫芦。

“谢谢!”少年看了一眼帝皓,没有迟疑,打开葫芦口,咕嘟咕嘟的吞了几口。

看到这个少年,帝皓眉心一突一突,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对这个少年有些莫名的好感,不知为什么就想要帮助他。

“姐姐,姐姐,给我留点,叮当也渴了,叮当也要喝水。”

突然,筐子里竟然传出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的声音。

那“少年”听到这个声音,连忙不再喝水,拿着葫芦,揭开筐子上的破布。

原来里面装着的,竟然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只有两三岁的样子,扎着羊角辫,大大的眼睛写满了童真,如同黑珍珠一样明净清澈,粉嘟嘟的脸蛋,迷迷糊糊的样子异常可爱。

看到这个聪明可爱的小丫头

小女娃欢叫这探头喝了几口水,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舔嘴,舒服地**了一声。

原来是一对姐妹。

“那个……刚才真的谢谢你。”神秘少女轻轻说道。

“不必客气。”帝皓好奇地问道:“难道……你也是来参加黑白学宫的入学考核的?”

“恩。”

“你就一个人带着这个小丫头穿越了荒野?”

“恩。”

帝皓倒吸了一口凉气。

顿了顿,才笑道:“你运气不错,没有遇到妖兽。”

否则,以这个少女的孱弱的实力,绝对无法逃脱,哪怕是最弱小的凶兽,都足以在瞬间将这俩小姐妹撕成碎片,不过,看这少女身上的伤势和破碎的衣衫,只怕是一路上吃了不少苦,手掌和赤脚都磨得血肉模糊,结满了血痂,但却没有一处是妖兽导致的伤口。

帝皓想了想,从自己的捉迷藏特里取出了一套自己的干净粗布长衫,递过去,道:“那边大树后面,有个不深的水洼,先去洗洗身上的沙尘,然后换上这套衣服,不然,你这个样子,可没办法参加黑白学宫的测试。”

少女犹豫了一下,轻轻道谢,也没有扭捏,接过衣服,转身到了不远处大树后面,很快就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剩下的羊角辫小女娃,藏在筐子里面,身上倒是一点儿都不脏,穿着也极为干净。

小家伙眨着黑珍珠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边大口吃帝皓递出来的干粮,一边自来熟极为亲热地道:“大哥哥,你真厉害,人好而且人长的也还帅气,不如我把介绍一个超级大美女给你认识吧。”

帝皓差点儿噗地一声笑出来。

这小丫头是妖孽吧,才两三岁就知道自己用手去啃肉饼,而且边吃说话还这么逻辑清晰,难道这个世界的小孩都这么早熟吗?

“小妹妹,你多大了?”

“我今年两岁了!”

“两岁?你还懂什么?”

“喂,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是认真的,嘿嘿,你觉得我姐姐怎么样?她可是超级大美女哦,如果你对她有兴趣,我可以帮忙哦。”小丫头朝着远处的大树努了努嘴,三两口啃掉了帝皓的一个肉饼,满嘴的肉渣,胖乎乎的小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了第二个肉饼

帝皓无语。

这个马尾辫小丫头有够奇葩的。

说话之间,身后传来轻柔的脚步声,神秘少女已经在水洼里清洗完毕,穿着帝皓的长衫,赤脚从大树背后走了出来。

帝皓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帝皓呆在了原地。

身后款款走来的是一位美丽到了极点的少女。

原本污垢乱杂如草丛一般的头发,此时已经变得乌黑柔顺,湿漉漉地垂下来,一直垂在了腰间,发梢的水珠晶莹剔透,折射出五颜六色的缤纷色彩,白皙如同世界上最完美的白玉的脸颊虽然削瘦,但是却难以掩盖那“一笑人倾城,再笑倾人国”的绝世容颜。

由于帝皓的袍子要比少女的身形略宽,因此领间略微露出了一寸白皙如玉的肌肤,精巧的锁骨如同羊脂玉天然生成一般,没有丝毫的瑕疵。

黑色的袍子掩饰去了她身上的伤疤,赤着的一双小脚,白的晃眼,精巧的脚趾好看到了极点,脚踝和小腿的弧线优美到令人窒息,轻轻地踩在绿色的柔软草地上,美丽的仿佛不是属于人间的画卷。

帝皓自忖定力一直很好,但是在这一刻,却也不禁看呆了。

神秘少女看到帝皓这样瞠目结舌的表情,眼眸深闪烁而过一丝略带欣喜的异色。

“大哥哥,大哥哥……”羊角辫小丫头丁丁,笑嘻嘻地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在帝皓的眼前使劲晃,一脸黄鼠狼偷到鸡的表情:“哥哥,你好色啊,口水都流到地上了。”

“呃……哪有?”帝皓终于回过神来。

神秘少女倒是大大方方地走过来,轻轻向帝皓施了一礼,朱唇轻启:“多谢师兄救命赠衣恩德。”说着,纤纤素手屈指一弹,在羊角辫粉娃娃叮当的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笑骂道:“小捣蛋,又调皮!”

叮当不满地捂住脑门,挤眉弄眼地调侃道:“姐姐,这可不像是平日里那个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色的你啊。”

这个小丫头,简直就是个早熟到了极点的妖孽。

接下来话不多。

三人在洗剑池边坐了一阵。

帝皓不知道为什么,详细讲了讲四日之后,黑白学宫收徒的仪式过程,在她们临走之前,又将自己的干粮拿出来,全部都交给了姐妹两人,想了想,又留下了五十两银子,道:“姑娘要拜入黑白学宫,只怕困难不少,这些银子,留下来备用,回头上山之后,租一个前山的房子住下来,好好准备吧。现在去说不定能得到一处好住处,如果有人找上门,就报上我的名号,就说是洗剑池帝皓。”

这神秘少女的确美丽惊人,娇艳不可方物,但帝皓并非是那种见了美女就挪不动步的宅男,他一心想要变强,踏上绝颠,掌握自己的命运,自然不会对少女有什么企图。

虽然那种奇怪的亲切感让他很像和这两个少女多说一些话,多呆一会儿。

羊角辫小丫头叮当一双大眼睛里泛动奇异的光彩。

而神秘少女则是看着回到一边静坐的帝皓,欲言又止,最后轻声道:“师兄,我的名字,叫王羽瑾。”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名字,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少年说出来,或许是因为那种奇怪的亲切感吧。

蚌埠治疗男科费用
江门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沈阳治疗盆腔炎方法
蚌埠治疗男科医院
江门治疗月经不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