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七百二十一章:最后的疯狂!(1)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7:38 编辑:笔名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七百二十一章:最后的疯狂!(1)

弹夹打空。

弥漫着浓郁刺鼻硝烟的世界似乎全都静了下来。

啪嗒-!

当看到勃朗宁射死的只是那些不足为道的随从,并无马云海七人其中一位后,陈山的精神世界似乎于此崩溃掉。

手中打空了子弹的袖珍勃朗宁啪嗒一声从他手中跌落下来。

vivivivi-!

与此同时。

警笛声也呼啸着急速作起震传过来。

在看到陈山手中勃朗宁掉落下去后。

一名抢在三秒钟内逃过一劫的四九纨绔推掉眼前那中枪身亡的替死鬼。

扑腾挺起身。

直视着陈山。

他脸色苍白浑身瑟抖地大喊道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七百二十一章:最后的疯狂!(1)

,“陈狗!你他妈竟然要杀咱们几个?好,好,好啊!草尼玛的,我他妈会让你明白什么才叫四九顽主的真正手段!”

兴许这不是一种明智的行为选择。

毕竟危机还没彻底解决。

陈山的危险性还依旧。

但人性就是这样。

经历了这生死一线的千钧一发后。

他们绷起的不仅是那从未有过的恐惧精神。

就连灵魂也遭受起重重紧张积压!

当这一切得以得到稍稍释放后,人性的本能是想为之宣泄出自己心中的紧张与恐惧。

不止是童天林。

其他纨绔亦如是。

除了马云海之外,全都推开了已经气绝身亡的挡箭牌。

挺身站起。

“陈狗,子弹打空了,你绝望了吗?啊!啊!我草尼玛的!”

“原本这只是你一个人的事,但现在,我他妈很负地告诉你,你陈狗的九族,老子都不带放过!”

心有余悸的苍白皆都尽写在脸。

这些惊魂难定心有余悸的纨绔在慌瑟下全都咆哮起来。

对他们而言,差点,差点就得告别了这世界。

这种事态,俨然已经把这些人心中仇恨与愤怒全都堆到了最高峰!

祸不及亲友?

不!

但凡他陈狗的三亲九族中有任何的不干净底子,都他妈得被连根拔起方能释恨!

“哈哈,哈哈哈!我陈山敢这么做,至于会去在乎那些吗?我说了,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你们觉得没了子弹我就奈何不了你们这几个垃圾了吗?我能从一个在火车站打架的小混子混到今时今日,靠的就仅是你们的所谓关照扶持吗?哈哈!”

厉吼声落。

忍耐着身体的疼痛。

他飞身朝那马云海等人扑了过去。

能在地下世界中从一个小混混成长到无数人口中的山爷,这些年来暗杀陈山的,少吗?不少,到底遇过多少险,到底面对过多少的刀枪棍棒,连他都忘了数不清了。

没几分强横身手的话,坟头草早他妈就三尺高了!

“给我把他按住!不能让几位大少受伤!”

然而在陈山扑身启动的那刻。

仍还跪在地上的王董狂声暴喝起来!

他所处环境的性质跟陈山完全不同。

陈山现如今想拉个垫背的,这能理解,毕竟陈山已经绝望透了。

可他不同,他还不想死,他要还没上升到绝望的地步。

如此情势下,他必须得护住这些公子哥的周全。

一来是想着让这些大少能宽恕他的有眼无珠。

二来是不得不护住这些公子哥,因为但凡这些人有任何闪失。

他一样躲不开噩梦的来袭,自己这一行人有一个算一个,绝对得遭受那彪炳权势的毁灭打击!

这种代价结果,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王成栋,你他妈找死!”

唰-!

听到王董的喝声。

陈山顿然一怔,接而厉声一斥。

可这些那些随从们已经在王成栋的话下猛蹿起身。

团团把马云海几人给围住。

虽说刚才自己的伙伴被马云海几人当成了给自己挡劫的替死鬼。

但他们始终都还是忠于王成栋的话。

在把马云海几人护在身后后。

想都不想便朝着陈山扑了过去。

饶是说陈山有几分不俗身手,可不俗也是相对而言。

面对这些被王成栋在千挑百选中纳为自己贴身保镖的随从们。

而且还是被围攻,纵使他再能打也根本无从招架得住!

几个回合后。

惨叫声起。

只见陈山痛苦不已地曲着身体被打趴到了地上。

一名随从矫捷地的翻到他背上,反扣抓起他的双手用身上衣服的布条给牢牢束绑住。

在这之余,出于对同伴的被射杀惨死,这一众心怀悲痛与恨怒的随从们并没有就这么放过他,拳脚一时间如雨落般往他身上倾泻而去。

虽说那些同伴是因为马云海几人拿他们当成挡箭牌才会被射杀,可那些大少是连王董都得下跪惶恐的身份,他们这些角色又怎敢去迁怒?

唯有把所有账都算到了陈山身上!

此时此刻,没人再觉得陈山是那呼风唤雨的京城地下霸主,经历了马云海那通之后,所有人都清楚现在的陈山成了落水狗!

他们只管痛打便足以的落水狗!

“住手,草尼玛的,别打我爸!”

目睹着父亲惨叫连连,陈义凡在地上匍匐着凄声嚎道。

现在的他除了后悔还是后悔。

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他绝对会听从小柔的话,绝对不会去招惹那个连四九纨绔都得尊称秦爷的变态。

他不傻,他知道这一切的源头是因为那个叫秦爷的杂碎!

若不是因为他,这些四九纨绔不会来,他父亲也不会是这种下场!

同样的,源头除了秦凡之外,还有他!

他把自己给坑了,把父亲给坑了,把父亲这些年的一切都给坑了!

毁灭来得如此之快,来得如此之突然,就因为他钟爱的姑娘被踩了一脚鞋面!就因为他的自负张狂想向小柔展示自己的威风所在!

没人搭理陈义凡那含糊不清的凄嚎。

任由着他那在痛哭泪流中的缓慢匍匐,针对陈山的狂踢乱踹还在继续。

王董没叫停,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叫停的资格。

马云斌等人更是不会叫停,冰冷的眼神在盯看着这画面,他们需要用这视觉去平缓心中的愤怒,去平息余悸仍旧的内心。

蹬蹬蹬-!

蹬蹬蹬-!

就在这时。

长城上响起一阵阵频密的脚步声。

二三十号全副武装的警员以那最快的速度朝着事发地狂跑过去。

几分钟前,他们无不都听到了一连七声的枪响!

源自于长城上的枪声,毫无疑问,这是一次性质极其恶劣的敏感事件了!

莆田治疗阴道炎方法
莆田治疗阴道炎费用
莆田治疗阴道炎医院
莆田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莆田治疗月经不调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