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限制级末日症候 71 疾走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1:24 编辑:笔名

限制级末日症候 71 疾走

只要一个模糊的意念,身体就自然以最完美的方式进行运作。lvsexs。

只要认为自己能避开,就绝对不会被打中。

在黑色巨爪挥过的瞬间伏下身体,连自己也难以置信地,几乎是贴着地面地飞奔。匕从袖管中滑落,扎进头dǐng上方的黑色手臂。

阴影的存在,看似立体的轮廓,实则只是平面的存在,它就像一张纸,而我手中的匕就是裁纸刀。

被划过的地方没有任何创口,就像是刺入水流中一般。

阴影恶魔不会説话,五官上也没有表情,动作更是没有任何迟滞。

究竟跑了多长时间?没有工夫计算。即便如此,我仍旧感受到散播在空气中的不快的气息。

咲夜抱着自己的身体在眼前哭喊,她在説什么也没有注意去听,她是如此痛苦,仿佛这具身体和灵魂随时会崩解成灰烬。

阴影恶魔在她的头dǐng幻化成一团乌云的模样,随着猛烈的旋风朝四周扩散。

眼中的世界顿时陷入一片昏暗。

下一刻,无数的黑色纸条从天而降,如同暴雨般倾泻下来。

闪开!闪开!身体遵从意志,如草丛之蛇般左环右绕,躯体本身也开始剧烈地扭曲,就像第一次做瑜伽的人硬要将身体弯曲到极限一般,剧烈的痛楚让我怀疑构成自身的每一块筋肉,神经和骨架都在分崩离析。

可我仍旧在跑,仍旧在穿插,仍旧在挥动匕。

仿佛只要血液还在奔流,心脏仍在跳动,四肢没有脱离躯干,就不会停下来。

视野中只有交错着无数扎在大地上的黑色枪林,以及枪林深处放声大哭的女孩。

万物正在褪色,变得透明,只剩下女孩这个无比鲜明的存在。

“左江!”我喊着左江的名字,并不知道想让她做些什么,但是呼唤她的名字,让我知道她就在自己的身边。

“快逃!快逃啊!阿川,我不要你死!”

咲夜的嘴唇在蠕动,当声音钻进耳中时,我已经扑上去,将她抱在怀中。

“抓住你了。”我在她耳边説,语气在自己听来也冷静异常。

疾驰无法停止,力量决堤而出,我抱着咲夜在半空飞翔。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我护住咲夜的头部,勉强转过身体,背部狠狠砸在对面的旗台上。

石料崩裂的声音传入耳中,眼前一片金星,强大的反震力撕扯五脏六腑。

痛死了。

“阿川,阿川!”咲夜拽住我的衣领,拼命叫我的名字。

我艰难地用左手掏出灰石。灰石在手掌中融化,清晰地感觉力量分成两股,一部分进入魔纹,一部分在全身扩散。

在我的眼前,左江挥舞斧头,在黑色的触手中跳跃辗转。斧头似乎完全无法触碰到阴影状的存在,但自身也不会被轻易击中,如同迎向激流的香鱼,一次又一次地奋起冲刺。

于此同时,她不断从怀中掏出诸如十字架和经书之类的传説中的退魔圣物,将其统统扔到阴影中。

没有任何效果。

这个恶魔就是咲夜的影子,渐落的夕阳正在扯大它的身躯,即便咲夜已经离开原地,它仍旧笼罩在我们的头dǐng。逃跑是没有用的,无论咲夜身在何处,它就在咲夜身边。

但现在它的注意力被左江吸引,比起我的疾驰,左江肆意的挥洒似乎更令其愤怒,执拗地要将她置于死地。

“那个姐姐……”咲夜一脸惊恐地盯着那个疾走的身影,“我见过她。”

“她是富江,但也不是富江。”我説,“咲夜,真的不能控制那只恶魔吗?”

“不能。”咲夜垂下脑袋,轻声对我説,“快离开吧,阿川,谁也无法战胜那只恶魔。现在它已经很愤怒了,因为那个姐姐曾经在它手下成功逃走。你和她一起走,一定能逃掉的。”

“……无论如何,都想要试试!”

我蹲在咲夜身边,取出左轮枪,里面早已经装上水银弹头的特殊驱魔子弹。

“咲夜,使劲想吧,它就在你的身体里,用你的思念试着牵制它的行动。”

“没有用的!阿川,森野被它杀死了,被我杀死了啊!”咲夜捂住脸,软倒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呐喊,“我试过阻止它,拼命想要让它停手!”

“那就闭上眼睛,想像将它关进自己的身体里。”

这么説着,我伸手将她身上的运动外套扯开。

咲夜的里面还穿着一件吊带小可爱,紧裹出丰满的曲线,仿佛撑起衣服的并非吊带,而是在这个年纪显得育过剩的胸部

咲夜像是惊呆了一般,丝毫没有半diǎn反抗,直到我试图掀起她的小可爱,这才惊叫一声,拼命压住我的手。

“你,你在做什么,阿川。”她的脸涨得通红,可是手掌传来的力量却格外虚弱。

“我要看你的胸口。”

刚説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笨,笨蛋!不能在这里啊!”咲夜的声音和身体都在簌簌颤抖。

“阿川,动作快!我支持不了多久!”左江的声音和着风声传来。

“是那个五芒星!”我连忙改口,“咲夜!那个五芒星是恶魔进出的门!”

咲夜愕然抬起头来,又迅变成恍然的表情。

她似乎在一瞬间就理解了我的意思。

咲夜一脸坚毅地推开我的手,自己将小可爱的下摆掀起来,露出大片的白皙肌肤,以及胸腹间被内衣掩盖了一角的五芒星。我认为这样就够了,可是她却伸手解开内衣背后的扣子。

随着丰满的胸部被彻底释放出来,悬浮于肌肤上的五芒星也彻底袒露在我的眼前。

五芒星散着阴晦的黑色光芒,并且急剧旋转着,仿佛一朵盛开的莲花。

“害怕吗?也许会死。”我问咲夜。

无论是匕还是斧头,用来攻击人类的胸腹会造成重伤,所以才使用子弹。即便如此,仍旧有相当程度的危险。

“动手吧,阿川,就算这样死去……”咲夜的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仿佛这才知晓我要做什么一般,如同天幕一般悬浮在半空的阴影恶魔放弃了和左江的对峙,所有黑色纸片状的触手都朝我射来。

指向同一个目标的黑色触手在半空中汇聚成尖锥状。

我向后跳跃的同时,咲夜也带着惊惧的神色试图将我推开。

咲夜没有碰到我,但是仓促的反应,让我的身体难以保持平衡地向后倾倒。

我和咲夜之间的距离迅拉开,却清晰看到失去目标物的触手尖锥如鲜花绽放般分开,从前方的各个角度朝我拐了过来。

我尽力直起前身,对准咲夜的胸口举起枪口。

扣下扳机的刹那。

触手猛然在前方交错,形成一道状的屏障。

子弹射在阴影状的结上,却不可思议地消失在那片灰黑色中。

眼中依稀呈现的咲夜没有任何被射中的异状。

阻拦了子弹的触手再一次变幻形状朝我攻击,我连滚带爬地东闪西躲。视野余光中,咲夜刚爬起身,就被左江抓住左手,朝一侧带着跑开。

我立刻拔腿疾奔,和左江她们的路线保持平行。

左江单手从咲夜的腋下环过,就这么搁着咲夜的双臂、下巴以及向上卷起的小可爱。咲夜的胸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没有任何遮挡。

我继续射击,黑色的触手每每及时挡在我和咲夜之间,交织的黑色之不断拆开,又不断结起,一路沿着平行的路线编织过来。

除此之外,还有试图射杀我的余力。

只剩下最后三水银子弹。

“左江,伸出斧头,保持角度!”

左江心有灵犀地将斧头稳稳横在咲夜的身侧。

即便不使用具体的语言,也能理解对方,真是种奇妙的感觉。

连锁目标更改。

判定五芒星。

无比清晰的运动轨迹展现在眼前,身体自行调整角度。失去锁定的黑色触手眨眼间贯穿我的身体、手臂和大腿。

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左江明明看似游刃有余,却説自己无法坚持下去,同时也是真江被这只恶魔击败的缘由。

**的痛楚尚在其次,可怕的是气力迅流失,仿佛被抽走是某种来自本源的力量,连灵魂也摇摇欲坠。

那是越物质存在的诡异力量,恶魔吃掉的并非单纯的血肉。

不过,没有关系,只需要扣下扳机的力量。

即便下一刻就会死去,也绝对不会动摇。

枪声似乎从遥远的地方响起,世界仿佛在离我远去。

在这之前,三子弹穿透眼,6续击中左江的斧头,以完全相同的路径击中五芒星。第一子弹似乎被阻挡了片刻,却被第二颗子弹击中尾部,第二子弹再被第三子弹击中尾部。两次加成的力量瞬间贯穿了五芒星。

五芒星的转动开始变得生涩起来。

成功了吗?

左江放开咲夜,以极其敏捷的动作躲开黑色触手的又一次攻击。

我的脚步踉跄,在失去活力的身体重重摔倒在地上前,左江抓住了我的肩膀。

在勉力仰起的视野中,笼罩在头dǐng的灰色天幕剧烈翻滚,化作一道烟气钻入咲夜的耳鼻中,在她的脚下,影子正在拉长。

那是十分正常的,如同在哈哈镜中变形,却明显是人类的影子。

,!

铜陵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长春治疗妇科方法
开封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铜陵牛皮癣
长春治疗妇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