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远方传 第八章 双方试探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5:53 编辑:笔名

远方传 第八章 双方试探

方远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又连赢了几局,加上年龄的缘故,议论比那些立灵组的天才还多。

不过也是年龄问题,大多数人的心里还是鄙夷居多。那些输给他的人,一方面感到羞怒,一方面又看不起方远,矛盾异常。

比试继续,此次方远对阵的是城主府的央左,是慕容然新收的弟子,天姿峥嵘,仅八岁便达到了炼气九层巅峰,听闻是慕容然为了让其夯实根基,压住了修为,不然现在已是筑基修士了。

一方是天之骄子,一方是议论之王。此番比试,热闹异常,大家伙早就找好了位置,把擂台围了一层又一层。

两方作揖施礼,裁判喊了开始。但两人似乎都不急着开打,这央左先开了口:“方大哥,您现在因为年龄话题,可谓是议论纷纷,您心里怎么觉得?”

围观众人惊讶,正所谓攻心为上,没想这个一个明眸皓齿小娃娃有如此心计。

但一看他表情,人畜无害,两眼直盯方远。倒是像个好知的小孩,觉得方远有趣,问了一个问题而已。

方远听了,不作什么思考,微笑着回了话:“修仙路上,那有什么先后,都是以修为论辈分。”

围观众人眼光一亮,没想到方远想得透彻,难道能厚脸皮来参加比试。

而且抛此不论,这回答也是回得很好,年龄不是问题,实力才是问题。

那边聚着的瞿天阁听了,有人直接喊了好,方远待人和睦真诚,瞿天阁的人都钟意他,尤其是那些一起与他修练的孩子,觉得他是个很好很厉害的大哥哥。

“多谢方大哥,受教了。”央左听了后,想了一会,弯腰作了个揖,方远也回了一个。

“方大哥,我要上了。”终于开打了,央左话音刚落,一把湛蓝飞剑浮空,同时右手捏住了一张火球符。

方远也召出漆黑长剑,右手一挥,一道黄色光幕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是炼气修士基本掌握的法术之一,防护术。

不过大多炼气修士对防护术不感冒,主要是炼气修士灵力不足,所祭出的防护术,大多打两下就没了。

但方远似乎很喜欢,每次起手都是先来个防护术,无论是否用到与否。

两人唤了招式和武器,但都没有急着进攻,就这么站着,就等对面攻来。

刚才还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这会场面一时间就冷了下来。

过了好一段时间,央左先熬不住了,把火球符收回,又掏出了另一张符,顺势一挥,一股白色雾气出现,霎时间蔓延开来,直直向方远涌了过去,是雾潮符。

方远见了依旧没迈开脚步,也是一样从储物袋里掏出了雾潮符,一股白雾涌出,与对面的白雾相融合在一起。一时间把擂台全笼罩在一起了。

若以肉眼,自然是看不清什么东西。但筑基以上修士便开启了神识。此时围观众人神识一扫,便了解了战况。

白雾笼罩过后,方远便有了动作。迅速撤了防护术,右手一把捉住漆黑长剑,左手捏了两张符,直接极速闪出,毫无声息,便往央左方向袭去。

而央左也是早早便作了攻势,同样迈开腿向方远跑动,无什么声响,悄悄然祭出一个小木盾,环绕其身作防护用。

而湛蓝长剑开路在前,双手各捏着一张火球符与冰矛符。

其实雾潮符的白雾,随便来个小风球就能吹散了。

但两人都等对方施法吹动,自己偷偷上前,作好攻势,打个对方措手不及。

于是两人便很有默契的相遇了

雾潮符所产生的白雾极其阻碍视线,炼气修士即便相面而站都难以发现对方。

但两人看起来似乎没有迷雾阻碍一样。只见就快相碰的两人,方远右手持剑一挥,刚好把打来的湛蓝长剑击飞。

然后脚一蹬,速度加快,长剑往对面头颅一刺。

叮!央左身前小盾直接浮起挡住了这一剑。

噗!一声细微的拂风声响起。央左暗中挥出的火球符已来到了方远面前。只见符上光芒闪亮,即将爆开。

唰!方远刚才见长剑未立功,猛的一抽回,顺势剑尖一挑,把那火球符挑向了一旁。

轰!火球符在一旁爆开来,火球完全往一边激射去了,无了威胁。

咻!之前被方远击飞的湛蓝长剑恢复控制,直接回身一刺,往方远后脑去。

啪!一黑色长鞭在方远身后出现,直接啪叽一声,把长剑卷住动弹不得。

来而不往非礼也,方远也打出左手中的火球符。但央左早在自己打出火球符时便后退了。

咒符爆裂,火球激荡出来,速度极快,飞向央左。即便他已后退一段距离,但火球追上也不难。

但央左不傻,不作靶子。左手一张冰矛符打出,而右手又捏了一张新的火球符。

轰隆一声,冰火碰撞,各不相让,气浪将雾气推开去,但冰矛所化的水雾又紧接补上。

央左突然感到湛蓝长剑没了束缚,心一动,连忙一跳,同时左手一挥,一股小风压把自身四周雾气吹开了稍许。

果然,只见一条黑色长鞭如蛇般迅速游走,本想一把卷住央左双脚,但却落了空。

长鞭没有卷到目标,便在地上停了下。接着刷的一下,直接立起,环绕而上,要把央左捆了。

轰!一股气浪激荡而出,半空中央左借着冲击力往刚才两人交战处飞去了。

是气爆符,央左借此躲了长鞭,同时半空中手一招,湛蓝长剑破来雾气,回绕身前。

但那知方远跑在擂台上,紧随湛蓝长剑后,此时已袭到了央左下方,两张火球符直接扑脸砸去。

半空中借气爆符急冲的央左无奈,只得小盾顶在前,湛蓝长剑绕身飞舞,直接与那激荡出来火球相撞。

轰,火球被撞,直接爆炸开来,气浪向西周冲击,把白雾推了去。

半空中一人落地,不是央左还能有谁,只见他脸有黑漆,身上衣服几处稍黄。

看来硬抗火球后冲出来,多少还是要吃些苦头。

随着这次火球爆炸的气浪蔓延开去,雾气也缓缓消散了,两又再次站定相互看着,没有继续出手。

其实央左心里有些惊讶,他本可以升筑基,被自己师傅要求给压住了,但筑基修士才有的神识,他自己因为一个小小奇遇,已可稍稍使用。

打出雾潮符也是因为此,自己凭不成熟的神识也可在雾里从容作战,打出优势。

即便方远使用风压吹开雾气,自己也可趁机发动猛攻。

但那知方远也是一张雾潮符打出,而且在雾中如鱼得水似的人,反倒是过来压住了自己,因此还吃了个小亏。

央左一直想着,突然想到,莫非……他也能稍使神识!?

方远自然不知央左想什么,但他也惊讶央左在雾中能反应如此迅速,显然有些小瞧他了。

其实方远能在雾里如此准确迅速,凭的是感觉。

这是那无名心经的缘故。别人修炼,看心经法门有文字,也可向师傅请教解析。

但方远那无名心经无字可读,即便是回荡脑海的细语声响,也是听不真切。他修练完全凭的是感觉,那无名心经给他的感觉。

所以就这么一直一直练着,方远觉得自己对周身情况越来越敏感。

起初他也以为是否是神识,但查阅一直书籍后,发现与神识有所差别。这感觉似乎就是种冥冥中的感觉一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要预约吗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住院费用
郑州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治疗费用
郑州银屑病医院需要预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