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0:19 编辑:笔名

那年冬天,我在某宾馆当保安。一天华灯初上时,我照例站在宾馆的双层门中间,百无聊赖地看着面前的街上停着的黑压压的车阵——天天下班高峰时都这样。忽然,我看见一条黑脊梁,在车缝子里若隐若现着,不由得一惊:“谁家养的藏獒了,总是跑掉了,还不伤了人?一忽儿人行道上的人就要炸营了!”我紧盯着黑脊梁,忽地发现,那黑脊梁的前面竟然露出一顶老掉牙的帽子来,又不见了,等那帽子再露出来,下面是一张老人的脸!正竭力地抬起来,迟慢地四下看着,才发现,那黑脊梁是弯成九十度的老人的身子!
我不由得捏了一把汗:“这老人可真胆大,咋这么过街了,前面就是红绿灯呀,这车一走开,车里的司机稍微粗心一点就看不见前面的他呀。”
我多想跑出去把他从车阵里带出来,可转念一想,这么老的人了,该是有人跟着了。就满街面瞅,不见有张皇四顾的人。
看看车阵的头动开了,我又要跑出去带那老人,但一个声音阻止了我:“你忘了那些搀扶老人反被讹诈的事了吗?你不觉得这老人的行为可疑吗?”仿佛是印证这个声音了,这老人忽地在一辆车前往下一扑就不见了。我不由得冷笑一声:“又一个老不要脸的,这司机可捞着了。”我就等着那司机下车来好看热闹。但是,那司机迟迟不下车,我就担心他没看见,要是那样,这碰瓷的老人可就危险了。正这么揪心的时候,我看见那辆车头前,什么东西擩了一下又不见了,一会儿,又擩了一下不见了。但这次我认出来了,是那位老人的脊梁,一定是在挣扎着要站起来了!我的心一下子又紧揪揪的了,因为不管他的初衷是不是要碰瓷,但现在他要起来了!看看车阵的前面,好几排已经走开了,所有的车都突突地冒着烟,随时准备起身了,他后面的那辆车也突突地冒开了烟。
良心又要我去扶那老人,但那个声音在阻止,说你一个小保安,被讹着了,一辈子也擦洗不清。再说,街上那么多的人,有人会去扶他的。我就看着街上的人,但都行色匆匆,好像没一个人看见车阵中挣扎着的老人。
再启动三排车,就轮到老人后面的车启动了。良心又要我去扶老人,但那声音就是拦住不让我去,我说一条人命重要还是怕讹着了重要?那声音说,现在的人命值几个钱了?再说,以他的风烛残年,真害得你后半生如鬼缠身,不也是对你的生命的残害?你学一学街上的人嘛,他们哪个不比你离的老人近,难道他们都没看见老人?要扶,也该先轮到他们的呀!
是呀,我就看着街上的人,他们不扶能说的过去,我为什么就说不过去呢?就这么,老人前面的车将动未动了,老人后面的车里的司机还是不见动静,他要真没看见老人就惨了!
我的良心喊:“快去扶他,要不就晚了!”
但那个声音又阻止我。我的良心喊:“我得去扶!我不是普通的人,我是个作家呀!我连这么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配当作家吗?“我的良心羞愧地承认,到现在才迫不得已地亮出了自己的作家身份来。
但那个声音冷笑道:”你出过一本书吗?嗤!“
我的良心:”难道只有出了书的人才是作家?不!出书只是个形式而已,只要你自己认为你就是个作家,那才是最重要的!作家是文学的代表,文学是宣扬真善美的,现在需要的就是文学中的善良仁慈,你为什么不让我代表它出马呢?”
但那个声音冷笑:“文学能让人变天真了,你不见被讹着了的人,不都是一些天真的人?大街上近在咫尺的人都能良心安宁,你是难受甚了呀!文学是文学,现实是现实!回到大厅里,这事不就跟没看见一样?”
我踟蹰起来,但我没回大厅,只是转回身去,但门玻璃把街景映的真真的,我见老人前面的车启动了。去扶老人也来不及了!我的心像刀扎一样。猛然间,老人后面的那辆车鸣起了喇叭,原来司机早发现了老人,但不下车,怕讹着了。这时,老人前面的车走了,老人暴露在街当中,挣扎着要爬起来,但满街的人没有一个看老人一眼的,被他堵住的那长溜车都使劲儿摁着喇叭。我就想,被老人挡住的这辆车的司机该下车来把老人扶到街边的,这时谁都可以作证,它没撞着老人,但是,我见这车摁着喇叭,往后退了退,慢慢地绕开老人走了,于是,这道挡着车流的坝一撤开,老人一下子置身于车的洪流中了,哪个司机稍大意一些,他就完了!
作家的良心已经丢开了我,因为我根本就不配那样高尚的良心来责备我,现在是做人的最基本的良心要我过去,但那个声音死死地拦住我不放,我因为我的心冷如石而感到卑鄙羞耻,那声音说,现在谁高尚谁倒霉。我就祈求街上的人谁能过去扶一扶老人,但还是没人看老人一眼。我觉得那在车流中挣扎的老人,就是所有看见他的人的良心的检测器,竟然没有一个能过关的!我不禁感到彻骨的寒冷。那个声音说:“你就不要自我折磨了,脑子没进水的人都知道,为了良心冒那么大的风险不值得。”但是,我感到冷的绝望,仿佛冰川纪忽然又来临,再也没有了生命的存活需要的温暖!
这时,我见一辆摩托车停在了街边,后座上跳下一个小伙子来,一刻也没犹豫,灵活地走进车流里,把老人扶到了街边。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这总是老人的孙子或者外甥。“但下意识里又希望这小伙子与老人毫无关系。所以,我不错眼地看着老人和小伙子,就见那小伙子弯着腰,嘴对在老人的耳朵大声说一句,再赶紧把自己的耳朵对着老人的嘴,但我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就赶紧走出宾馆的大门,两人的声音在市声中听的真真的,我就听出小伙子是外地人,老人是本地人。再看那两个小伙子的穿戴,是正在做工的工人,一定是路过这里看见了老人在街心挣扎着,就二话没说,去把老人扶出了车流。
我顿时无地自容,看着小伙子拦下一辆出租车,带着老人走了,那摩托车跟在后面走了。这时,我祈求老天开眼,保佑这两个外地小伙子千万别被讹着。但我马上羞的脸通红,因为我这是在为我那懦弱的良心开脱了呀!
第二天我拿起笔来,写了几行字,就羞愧地放下了笔——你!一个所谓的作家,连普通人的良心都没有,哪配伺奉文学了,因为文学是一种更博大的良心,作家都是献身于它的,就该有和它一样的良心,否则就是对它的欺骗!要不就是个文字匠而已,与文学何干!
于是,在我和文学之间就裂开了一道沟,我只有用救赎填起它来,才能再走进文学的大门,我多想再有这样的事发生在眼前呀!要不,我在文字里呼吁我们要善良仁慈,跟喊着:”弟兄们,给我冲!“自己却躲在战壕里的人有什么区别?那么我就是个游戏文字的混混呀!可是,那样的事真的再发生在我眼前,我敢吗?我就自言自语地说,我自认我即使还没有文学的那种博大的良心,但还是比普通人善良仁慈的,只是没有胆量把我的善良仁慈推广出去呀,因为当下的风气就是这么恶劣呀。但是文学告诉我,正因为当下的风气就是这样的,你送去的善良才是雪中送炭呀!那才是文学博大的良心呀,是你是不是真的献身于文学的试金石呀!真的发生了,你敢过去试一试吗?
就这样一年年地过去了,我虽然厚着脸还在写这文字,但我知道,如果我迈不过那道沟,我的文字都是伪文学。但是,真到迈那道沟的时候,我敢吗?

共 27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微小说大赛《扶》pk已于20号截稿,现在pk的题目是《爹》。故将佳作转在微小说栏。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5-10-27 16:55:45 写的真好,欣赏佳作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0-28 09:46: 8 谢谢夸奖。一定会再接再厉
2 楼 文友: 2015-10-27 18:04:01 拜读佳作,学习了,问老师好!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荒于随。
回复2 楼 文友: 2015-10-28 09:47: 1 不敢称老师,互相学习
 楼 文友: 2015-11-05 20:48:24 我觉得不要这么多的评论,突出文题就好了,让读者想去!急性腹泻使用哪种药物
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老年人漏尿用什么纸尿裤
热淋清颗粒效果怎样